袁緒虎 -『海人魚』

我是袁緒虎,在接觸潛水之前,我主要的⼯作是電視廣告與⾳樂錄影帶導演,從2000年開始學習潛水,在2005年取的教練資格之後,之後開始在空閒之餘,陸續教了許多製片業的朋友潛水,包含其他的導演、攝影師、製片、美術、造型、燈光還有他們的助理們,但是當時台灣的製片業只要碰到關於拍攝跟水有關的題材,就會因為執行困難,或是無法掌握就因此作罷,或是有很好預算的片子,就是直接去泰國請泰國的團隊去執行,在2009年因為我曾經教過的其中⼀位製片潛水員,他正好在幫侯孝賢導演執行拍攝上海世博的影片,其中一段就是需要水下的攝影,他們就找我去聊⼀下,要如何在台灣執行這樣的案⼦,我就給出了我建議,將水肺潛水跟自由潛水結合的去完成拍攝,當時知道⾃由潛水的水,寥寥無幾,開啟了水下攝影的第⼀份⼯作。

之後台灣的電影產業在需要拍攝關於水下攝影時大部分就會找我來幫忙執行,曾經潛過⾼山上沒人去過的湖泊,潛過水庫,潛過⼀堆⿃鳥屎的溪水裡,還有戰時的坑道等等,都是從來來沒人會想到要去潛水的地方,隨著越來越多的水下工作,我開始決定要開始培養一群水下的製片⼯作團隊,但是當在製片業裡尋找夥伴時,大家對於潛水就是玩而已沒有多大的興趣,所以我開始從潛水界尋找可以一起執行拍片的人,將潛水員變成可以執行拍片的人,終於很幸運的遇到我⽬前的水下攝影夥伴。




金馬短片 ”鍥子“

金馬短片 ”鍥子“,導演是黃芝嘉,在拍海人魚的時候芝嘉是副導,她的片我就當她的水下攝影師,她是我超級喜歡的一個人,拍這場戲的時候,我本來很期待老婆可以帶圈圈點點來,站在大洋池的大透明壓克力前,看著爸爸工作的樣子,但沒成行,是我一生中一個很大的遺憾,希望還有機會可以去海生館拍片。水攝組 我跟 大藍潛水俱樂部 Ken Li(本片頭經過導演同意上傳)

Posted by 袁緒虎 on Monday, April 22, 2019

在連續拍攝許多部電影與廣告之後,在某⼀個執行案子的時候,我跟我的兄弟們在島嶼上的海邊聊天,我覺得大多數我們執行的電影都只是借⽤用水下無重力狀態的美感,或是部分情節上的需要而找我們去執行,對於大海其實是沒有幫助的,但是對於現在大海面對的問題與環境破壞,其實他們是不在意的,但我很在意,我的兄弟們大多數也都很在意,所以我提出我要拍⼀部專屬於大海的片子,兄弟們也願意支持,我就開始從⼀位廣告導演,變成水底攝影師,再蛻變成長片導演。

海人魚是⼀部關於愛大海的故事,結合了城市的⼈與海邊的民族以及人魚傳說的三角關係,帶出環境與海洋民族的悲歌,某一部份也帶出都市⼈自以為是的心態,希望可以喚醒大家對於環境的愛護與減塑的生活行動。

但過程很辛苦,我要寫劇本,我要尋找資金,我要訓練演員,我要自己去尋找我要的海底場景,每⼀個大小的環節我都要親⾃去監督與執行,因為在台灣沒有人做過這樣的事,在海底的工作,製片業裡是沒有人可以幫得了我,我在耗盡我在當商業廣告導演時培養的客戶群,尋找他們資⾦上的幫助,但大家都覺得這是沒有商業價值的⼀部片,所以在資⾦尋找上真的是非常的困難,所以最後我踏上台灣獨立製片最悲慘的一條路路,拿我的房⼦去跟銀行抵押,去完成我對於大海的愛,完成了第⼀部關於大海的劇情片『海人魚』,並獲得了六個影展七個獎項。

海人魚預告片

其實人類看不到自己對於大海的破壞,而大多數的水底攝影師也都只想呈現大海美好的那一面,是討喜的沒錯,是會獲得很多很多的讚也很開心,我自己是在幫別人工作時也是呈現大海那美好的一面,但我面對自己的工作與責任時,就是將那被破壞的一面呈現給我的觀眾。

我是美學創造者,其他人也是,但我不想再美化我看到大海真實又殘酷的那一面,所以我在繼續美化別人片子的同時,開始自己下一部關心也關於大海海的片,『東經北緯』。

東經北緯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6%9D%B1%E7%B6%93%E5%8C%97%E7%B7%AF-688482774946825/?modal=admin_todo_tour

Upcoming Dive Shows

Shearwater Research will be at the following dive shows:

2020 TDEX Thailand Dive Expo

Read More / Oct 1-4 D060

2020 MIDE

Read More / Dec 4-7 406